梦榆

上一篇 下一篇

百年纠缠

这篇文由绪一视角来讲述,有第一人称也有第三人称,注意避雷。
在下尽量不OOC
由于第一章还没有感情戏,就暂时只标了柱斑扉泉的tag

1
在木叶的特别研究室里,穿着白大褂,很明显是研究室的研究人员的白发女忍说:“水门,你收拾好了就过来歇会儿吧。待会儿再去交任务。”

波风水门微笑说:“多谢前辈。”然后从白发女忍手中接过水杯,抿了一口。

“水门。”白发女忍说,“你想听我讲讲我以前的事嘛?”

“诶?”水门有些诧异,这个已经不知有多少年龄的女子从未向别人提起过过去。

“我以前从未对别人讲过这些事,但如果是你的话,或许我讲出来会比较好。我不想这些回忆变成我的陪葬品随我一起被尘封在黑暗中。”白发女忍顿了顿,“真相总该被人所知晓。”

“这样的话,其实我很乐意听前辈讲讲过去的事情,毕竟我所熟知的历史仅是真正历史的冰山一角。”

白发女忍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那我就从我初次见到柱间他们说起吧……

我是千手族长在外的私生女,一直被母亲养在风本家,直到我母亲逝世后的某一天,一个自称我父亲的男人找到我把我带回了千手家。然后我的名字就从风本绪一变成了千手绪一。

我刚到族内的第一天我就见到了柱间。和后人的印象很不同,他不仅不严肃还很活泼,嘴巴很毒,还有消沉癖。那时他正在修剪他种的盆栽。他的神情很认真,剪得也很小心翼翼。他很热爱盆栽,除此之外他还喜欢木雕。他把每棵盆栽都当作自己的孩子。后来我和扉间还笑过他,说他就是一个木头人,毕竟只有木头才能生出木头对吧。

我就在旁边这么看着他,他很专注,根本没有发现我,只是一心一意地修剪盆栽。我不用特意去感受就能感觉到盆栽旺盛的生命力,它们都长得很好,除了最旁边的一盆“冰原火焰”。你应该知道“冰原火焰”吧,那是一种只生长在水之国高寒地带的玫瑰,绽放时就像火焰一样艳丽逼人。“冰原火焰”只是它的别称,它真正的学名很长,我记不清了,大概是衡川什么什么玫瑰吧。它只适合在寒冷地带生存,所以在气候温热的火之国它根本无法生存,那盆玫瑰已经枯萎了,干枯的花瓣萎缩在那里,毫无生机。

在我专注的看那盆玫瑰的时候,柱间发现了我。他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他的族姐。我并没有把我是他父亲的私生女的事情告诉他,毕竟我只是以千手一族流落在外的子女的名义回来的。

他起初不太相信,问我他为什么没见过我。我说是因为我之前一直生活在外面,最近才被带回来……



“这些盆栽都是你养的吗?”绪一眨着她的大眼睛问。

“没错!怎么样,他们和可爱对吧。”柱间非常得意地说。

绪一闭上眼,运转自己的查克拉便感受到勃勃的生机:“是的呢,他们都很活泼,除了角落里的那个。那个是'冰原火焰'对吧,她好像热得快融化了。”

柱间看向角落里干枯得像是真的被火焰烧过一样的玫瑰,得意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是啊,从父亲把她从水之国带回来之后就开始干枯了,不论我浇多少水都没有用。”

绪一点了点下巴,说:“说不定我有办法呢。”

“真的吗?”柱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你看着啊。”绪一将袖子卷起,深吸一口气就伸手去触碰玫瑰干枯的花瓣。查克拉在全身运转,几丝细小的查克拉线缠绕着花朵,将查克拉转化成适合她的形态输出。绪一年龄尚小,对查克拉转换控制得尚不熟练,只是一会儿的时间便已满头大汗。

神奇的是,原本蜷曲的花瓣缓缓地伸舒展,花瓣同时也从干枯的变为了湿润的样子,虽然仍有一些不太精神,却是确确实实地“复活”了。

“好厉害啊,你怎么做到的!”柱间崇拜的看着绪一,眼睛里闪着小星星。

“这是我从母亲的家族继承来的能力,可以将查克拉变为任意的状态。”

“呐,我叫千手柱间,你叫什么名字。”

“绪一,千手绪一。”

于是绪一就这样和柱间成为了朋友。绪一还认识了柱间的另外三个兄弟——总是板着脸的扉间,还有板间和瓦间。五个人总是一起修炼,一起研究忍术。闲暇的时候,绪一还会帮忙一起照看柱间的盆栽。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只是一转眼,5年就过去了。五人众除了绪一由于性别的缘故,其他四人都已经上了战场。

四个男孩都已经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忍者。然而,意外总是会发生的。瓦间在一次任务中被宇智波一族杀死了。

评论(2)
热度(9)
©梦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