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榆

上一篇 下一篇

百年纠缠2

*有私设
*女主视角(非玛丽苏)
*不适请x

2
瓦间死了。

绪一亲眼看着他的遗体被埋葬,又亲眼看着柱间和父亲争论后气愤地离去。在场人又何尝不愤慨,不悲伤呢。但是和平远之又远,信任触不可及,太过孩子气的想法什么都改变不了,至少现在不行。

绪一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昨天尚在与她玩耍欢笑的伙伴今日就只剩冰冷的躯壳。她要怎么做才能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伤害呢。

“族长大人。”绪一声音因为悲伤而显得干涩,“我想学习医疗忍术。”

一旁脸色沉重的千手佛间看了她一眼,说:“医疗忍术的卷轴在藏书阁的东南角。”

“多谢族长大人。”绪一向佛间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去。

柱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夕日西沉。绪一抱着一堆从藏书阁搜刮来的医疗忍术卷轴在走廊上遇见了晚归的柱间。

柱间的气息很奇怪。虽然并未感觉到查克拉的变化,但是绪一总觉得柱间的查克拉透露着一种异样的兴奋。是错觉吗?可是在她仔仔细细地感知之后却仍没有任何发现。果然还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够啊。绪一暗自摇了摇头,有些颓然。

“绪一姐?”柱间看着抱着如小山一般的卷轴的绪一,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些是什么?”

“是医疗忍术的卷轴。”

“绪一姐要学习医疗忍术吗?”

“是啊。我不想再让身边的人死去了。”绪一的神情暗了暗,眼神里都是悲伤和自责,“我想做个有用的人啊。”

柱间沉默了。

“哎。算了,我回去研究医疗忍术了。”绪一看着柱间低沉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走了。

柱间回到房间,躺在了床上,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斑。戒备的,窘迫的,生气得鼓起腮帮子的……全部是他。明明只是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他却觉得似曾相识。他见到斑的第一眼就感受到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从斑的身上散发出来,不断的冲击他的防线,疯了似的勾着他。他到现在都还能闻到斑身上的气味,像是他的那盆“冰原火焰”,寒冷疏离却透着股灼人的热。

柱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太正常。越跳越快不说,还时不时的漏掉一拍。柱间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所在的位置,觉得斑的容颜大概要在此深种。可是他一想到他还不知道斑的姓,就一下子失落起来。于是,千手大宅里又出现了一个幽怨的大蘑菇。



已是深夜,绪一抱着看完的一些卷轴走在走廊上,在经过柱间的房间时惊讶地发现他的房间依旧是灯火通明。

绪一好奇的推开柱间的房门,蹑手蹑脚的偷偷走了进去。

“ma……madara……”熟睡的柱间毫无形象地横在床上,细碎的音节从他的嘴中同那些口水一起溢出。

madara?绪一有些迷惑,柱间的盆栽里没有叫madara的啊。难道是族里的人?可是族里只有一个叫makara的老爷爷啊。难不成是他在外面遇见的人不成?

看着大半个身子落在被子外的柱间,绪一叹了口气,认命地暂停了这想不出答案的思考,轻轻地替柱间盖上了被子,走之前又吹灭了摇曳的烛光。

可是越想越不对劲。绪一总觉得柱间的查克拉正处于一种极其奇怪的状态,可是,要她具体说出哪里奇怪,她又说不出来。还有,那个madara到底是谁呢?直到绪一将看完的卷轴放回藏书阁之后,她也没想出个答案。

“混蛋柱间。”绪一愤愤地踢了一脚走廊里的柱间的盆栽。

娇艳的红色花朵在她的“攻击”下,不住的“踉跄”。

绪一定睛一看,才发现她踢的是那盆“冰原火焰”。她有些慌张蹲下身,抚摸着她的花瓣,说:“抱歉呐,我不是故意要踢你的。”

说罢,绪一起身便向房间走去,独留开得正艳的“冰原火焰”在月光下傲然挺立。

评论
热度(6)
©梦榆 | Powered by LOFTER